□據法制晚報報道
  9歲女孩童童(化名)赴京學國學,遭老師張紅霞虐待引起廣泛的社會關註。國學私塾到底是在教習傳統教育,還是沒有資質、缺少監管的“黑培訓班”?
  記者探訪發現,北京類似的黑私塾比比皆是,打著國學的旗號,隱藏在偏僻角落,沒有任何資質,有些最多是打著公司的旗號在招生,這也使得教育監管機構難以介入。
  昨天上午,北京昌平區崔村鎮開查位於香堂村(網上被稱為“國學村”)的“國學班”,所有沒有手續的國學班一律停辦。
  亂象1:
  無資質國學班藏身民宅
  網上搜索“國學”,僅北京範圍內在網絡公開的“私塾”、“學堂”、“國學夏令營”等就有三千餘條信息。記者瞭解到,在這其中有一些長期從事國學教育的私塾和學堂,也有一些帶著“國學課”的特色培訓機構,當然也不乏只招收幾人的“私人班”。
  而無論從辦學資質、辦學地點、師資力量及監管制度上,許多“國學班”都存在著漏洞,給一些人可乘之機。在任教資格上,有接受採訪的私塾校長甚至稱,任何一位母親都可以是一位老師,有從業資格的不一定能教好國學。
  記者走訪發現,許多國學班辦學地點都位於商業區、民宅和私人別墅內,地點都較隱蔽。雖然教學設施和安全設施都存在隱患,但相關部門很難發現,即便缺少資質,也很難查。
  亂象2:
  家長易輕信“純粹文化”
  北京市民吳先生今年25歲,曾參加過國學班。他表示,高中時就對國學有濃厚的興趣,大學時參加了國學班的夏令營。“國學夏令營”里的學生年齡大小不一,多是喜歡國學的人聚在一起,交流國學文化,誦讀經典。所以在他看來,真正意義上的“國學班”應該是一個純粹的學堂。
  受虐待的童童的母親張梅(化名)和很多喜歡國學的人,對國學班的“猜想”也都是吳先生所說的這種文化學堂。許多給孩子報國學班的人,都鐘情於傳統文化。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大部分選擇讀私塾的家長對國學的理解與吳先生和張梅一樣,對國學有相當好的印象,非常輕信地就把孩子送去。
  因為缺少教育部門的直接管理和監督,已經讓許多國學班的“純粹文化”大打折扣。許多人以國學之名招生賺取學費、有人以國學之名作為“保護傘”行不法之事。
  亂象3:
  老師不一定要有資格證
  除了各種國學招生信息以外,開國學班也可以加盟,只要有辦公地點,想要加入有點名氣的連鎖國學班也並非難事。
  記者咨詢一家名叫小夫子國學館的連鎖機構,工作人員孫先生介紹,如果想加盟其公司,需要加盟者自行到工商部門辦理營業執照,然後公司會提供教師的培訓工作,至於教師的招聘公司也會幫忙在網上招聘,而所聘用的老師不一定非要有教師資格證,“主要看國學水平”。
  亂象4:
  缺監管,打孩子並非是個例
  在童童被虐待之前,也曾有“國學班”的孩子被打的報道,雖沒有童童遭遇這般慘烈,但不能排除可能還有其他與童童經歷相似的孩子未被人關註到。
  2013年10月,家住亦莊的肖女士每月花費6000元將兒子樂樂(化名)送進北京朝陽區“海印蒙學”國學私塾學習傳統文化。
  肖女士介紹,樂樂被送進私塾後,實行全封閉式教學,為給孩子“化性”,三個月不能接也不能看。三個月後,肖女士想接孩子回來一天,但被拒絕。“我越想越不對勁,直接去私塾把樂樂強行接走了”。回家後肖女士發現樂樂腰部有傷痕。“他說這是先生讓兩個大孩子管教他時摔傷的。”隨後,肖女士發現這家私塾根本沒有辦學資質,事發之後教育等多個部門對該私塾進行了處理。
  [事件回放]
  用木棍、鎚子擊打,揪耳朵頭撞牆壁,還讓孩子吃廁紙
  9歲女童上“國學班”遭老師施暴
  □綜合法制晚報、新京報報道
  近日,北京順義“女德國學班”的9歲女童被老師殘忍虐待讓人揪心。遭虐待的女童被家長髮現時渾身傷痕,指甲脫落,全身多處骨折,腦部受到嚴重傷害。記者瞭解到,該“國學班”老師張紅霞還將眾多孩子照片發到微信上,聲稱是被她收留的孤兒,騙取愛心捐贈。目前,張紅霞已被順義警方刑事拘留。
  4個月前,家住河北保定高陽縣的張梅(化名)將9歲女兒童童托付給“老師”張紅霞,希望孩子能夠在北京接受到正統國學教育。據瞭解,2013年年初,經朋友介紹,張梅認識了河北邢台人張紅霞(今年52歲),不久,張紅霞給她打電話,稱準備在北京順義開辦一間“女德國學班”,計劃招收20名女孩進行免費國學教育,並邀請童童去上課。今年2月18日,張梅將童童交給了張紅霞。入學時,張紅霞說不收取學費,但要求封閉式教學,家長可半年探望一次。出於對張紅霞的信任,以及鍛煉女兒獨立能力,張梅始終未與女兒聯繫。
  5月26日,張梅突然接到張紅霞的電話,稱童童得了皮膚病。當張梅趕到順義區見到童童時,才發現孩子變得又黑又瘦,行走困難,而且孩子身上傷痕纍纍,涂著大片大片的紫色藥水。根據醫院的診斷報告,童童的手指、腳和鎖骨有多處骨折,同時還伴有劇烈頭痛。幾經詢問,膽小的童童才告訴張梅:“老師不讓說,這都是她打的。”
  據童童稱,參加國學班一個月後,張紅霞第一次踹了她。此後,施暴的頻率和方式不斷升級。張紅霞曾用木棍、鎚子擊打她的身體;揪她的耳朵將頭猛撞牆壁,並要求她赤裸雙腳在石子地上跑步,甚至用長針扎指甲縫。有一次,張紅霞看到廁所里衛生紙用得多了,大便後沖不下去,“就讓我和另一個小朋友把用過的紙吃掉,不吃紙就讓吃辣椒”。童童還稱,張紅霞除自己動手打她,還讓“國學班”的女童互相毆打。  (原標題:遍地“國學班”,多少黑私塾)
創作者介紹

Stir

zn95znbtw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