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從未聽過音樂會的時候,可能會覺得音樂廳是個神秘的地方,那票貼些穿得整整齊齊去聽音樂會的,一定非富即貴,絕對非比尋常。但如果這不能說是偏見,那也可以說是一種誤解。音樂會不一定特別昂貴,也不一定特別難懂,聽音樂會的也可能是普通人士。只不過他們全都有著一顆愛音樂的心。所以如果有可能,每人都能走進音樂廳一次,就算你依然不能愛上高雅藝術,但也可以權當是一場探尋未知的旅程。
  別緊張,新年音樂會其實關鍵字排名是最簡單的音樂會
  咕咕 外企職員
  從小過新年,咕咕都有一個跟別的小朋友不太一樣的事情做,就是看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轉播。“這跟我學習彈鋼琴有一定的關係,雖然後來沒有以音樂為職業,但是這債務整合個習慣還是保持了下來。”對於新年音樂會,咕咕說其實不用特別地緊張對待,因為這幾乎可以說是一場最簡單的音樂會,別看它是在金色大廳舉辦的。
  “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演奏的全是施特勞斯家族的作品固態硬碟,而且以圓舞曲為主,就跟我們廣州過年一定要聽《迎春花》一樣,主要還是圖個喜慶。所以理解起來都不會太難,就算不懂交響樂的人,也能感受到它的美。而且基本上都有《藍色多瑙河》和《拉德斯基進行曲》這兩首名曲,一般人都聽過。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也非常善於把聽覺轉化成視覺。比如攝像角度會特別多變,一會俯拍,一會環視,一會特寫指揮,一會刻畫提琴區,還會對著金色大廳的金碧輝煌和花卉擺放大拍特拍。還會插入馬術、芭蕾舞和奧地利風光片,所以絕對不會悶,看起來賞心悅目。而且一般這場音樂會的指揮都是當年最炙手可熱的人,央視的轉播也會有人解說,還會在播放後進行講解。所以不論曲目,還是人,作為古典樂的啟蒙非常合適。”
  在咕咕眼裡,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代表著能讓你瞻仰的貴族情調。“經常能看到各路達官貴人在臺下坐著,比如日本皇室都會去。”大約維也納給新年音樂會奠定了基調,廣州,乃至各地的新年音膠原蛋白樂會都會有點“春晚”味道。“廣州大劇院去年和今年都請了祖賓·梅塔,曲目也基本上是圓舞曲、波爾卡,施特勞斯的作品也是座上賓,一方面恢弘,另一方面愉悅。但其實新年音樂會一般都不是各大劇院最重要的演出。要是想再進一步專業地聽還是要關註他們每年從9月到11月的演出季,都是有主題的,比如去年是貝多芬,今年是瓦格納。”
  外國人站著看依然筆挺受不了演出現場拍照發微博
  王詩蒂 樂迷 凱旋新世界業主
  王阿姨雖然已經年過六旬,但是不論穿著還是精神狀態,給人的感覺還非常年輕。王阿姨是音樂迷,而且一點也不“挑食”,用她的話說就是什麼都聽,歌劇、交響樂、演唱會,統統不落下,但是最喜歡的還是鋼琴獨奏。“我今年去星海音樂廳不下十場。新世界地產也經常舉辦各類音樂會答謝業主,我覺得非常好。這讓我們能更方便地去接觸高雅藝術。”
  王阿姨聽音樂會不會盲目地追大牌,不論是名氣多大的人,她的評論都會公正客觀。“我女兒之前在英國留學的時候跟我說,最近聽了一個叫郎朗的鋼琴家的演奏,非常感動。那時候郎朗才剛剛得獎,名氣也沒有現在那麼大,於是我就跑去香港聽,我一看他的表情就覺得他非常投入,很認真地在演奏,也被感染了。但是現在他名氣大了卻沒有當年的感覺了。”由於喜歡音樂,出國旅行,王阿姨也不忘看演出。給王阿姨印象最深的是國外劇院有專門的站票位置,每人還能稍微靠著點。“外國人身材那麼龐大也是一站兩小時”,可見對音樂是真愛。
  王阿姨今年也有聽音樂會過新年的打算。她認為新年音樂會給了大家更多的可能和選擇,不用除了吃飯就是唱K這麼單調。但是她還說出了幾個最“難頂”的現象:第一,總有人在演出中拍照,咔嚓的聲音很討厭,還要急著曬微博。第二,樂章之間鼓掌很破壞連貫性。最後一條是經常有家長為熏陶,強迫小朋友來聽,但是小孩子坐不住,左蹭右蹭,感覺小孩也難受,旁邊的人也難受。
  贈票不用太可惜看著大把空位好心疼
  顧加宏 公司財務 凱旋新世界業主
  “因為我是家裡最小的女兒,所以小時候經常被爸媽帶著去聽京劇。現在交響樂、歌劇等各類音樂會都喜歡。前一陣剛去看了芭蕾舞《天鵝湖》,也覺得美極了。”顧加宏說,雖然現在音樂可以說是唾手可得,買C D都少了,上網想聽什麼都能聽到。“但是去現場聽的感覺絕對不一樣。你會完全投入其中,你還會被視覺而不僅僅是聽覺的美所震撼。所以一有機會就要去聽一場。尤其是我們樓盤也會有很多去欣賞高雅音樂的機會,真希望能越來越多這樣的活動。”
  今年對於她來說最大的遺憾應該是《茶花女》由於計劃太晚,買不到票,所以沒有看成。“這種高端演出,如果錯過了就是一年,等到明年可能又換了一批人,所以可以說是時不我待。我跟我老公說這次新年音樂會一定不能耽誤了。”一方面是有人沒買到票,一方面是大量的位置空著,這是顧加宏感覺很生氣的地方。“我有一次買了高價票進去,已經是第八排還不錯的位置了,結果發現我前面還有不少很好的位置空著。這些贈票可能是其他人根本無法企及的最好的票,但是獲贈的人卻不珍惜,看著空位真是讓人很心疼。”
  不但新年音樂會不能錯過,連2014年大劇院和星海的全年安排都研究過了。“我去倫敦旅游的時候都要看一下當地有沒有相關的演出。但是跟海外相比,廣州的音樂會還是貴了點,不用跟別的地方比,比香港的都貴不少。雖然音樂會必定會有一定的門檻,但動輒兩千元的票價還是讓人覺得難以接受。自己買都會覺得太奢侈了。”
  討論
  音樂會“歐洲味”過多如何“中國化”?
  “新年音樂會”本身就是從西方傳進來的新鮮事物,穿著燕尾服、晚禮服去聽音樂會是一件很高雅很洋氣的社交活動,關於“新年音樂會如何本土化”這個問題,也一直有人在討論。中國著名的指揮家陳燮陽曾經公開表示,“以往的新年音樂會沾染了過多‘歐洲味’,並不一定符合中國觀眾的欣賞習慣。”他一直致力於把新年音樂會‘中國化’,比如改編周傑倫的《菊花台》,“改編流行歌曲沒什麼好忌諱的,流行曲通俗易懂,青年人容易產生共鳴。”陳燮陽還把曾經火爆熒屏的《士兵突擊》的主題曲搬進了音樂廳,悠揚的小號、渾厚的圓號以及浪漫的小提琴不斷轉換演繹出的音樂,使新年音樂會充滿英雄主義的浪漫色彩。
  餘秋雨在《抱愧山西》一文中也提到過用大氣磅礴的交響樂演奏的《走西口》,聽起來令人熱淚盈眶。選取國人耳熟能詳的曲目的確能夠使新年音樂會本土化,更接地氣,除此之外,主辦方還會儘量選取國人所熟悉的指揮家、演奏者。比如新世界和廣州大劇院合作的2014新年音樂會,邀請到了指揮界泰斗祖賓·梅塔,祖賓·梅塔曾經四度執棒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把《圖蘭朵》帶進太廟這一壯舉讓中國人民記住了他的名字。星海音樂廳主辦的由指揮大師耶歐·萊維領銜英國皇家愛樂樂團的新年音樂會則邀請到了中國新一代鋼琴巨星張昊辰作為獨奏,而“廣州新年音樂會”則完全由本土的廣州交響樂團來擔綱,廣州交響樂團自1993年元旦之夜在國內首開先河奏響新年樂章,“廣州新年音樂會”早已成為了羊城市民每年辭舊迎新之際的一個標誌性、習慣性的音樂盛會,很多廣州人都是聽著這場音樂會長大的。
  能否在新年音樂會中加入中國傳統的民樂?星海音樂廳市場運營總監、首席錄音師、著名音樂製作人楊震告訴記者,“星海音樂廳也一直在做這方面的嘗試,之前曾經邀請香港中樂團在廣州開新年音樂會,全部是民族管弦樂,二胡、嗩吶、笛、蕭、撥浪鼓……演奏的曲目包括山西民間吹打樂《大得勝》,古曲《春江花月夜》、《十面埋伏》,廣東音樂《步步高》、《彩雲追月》,敲擊協奏曲《龍騰虎躍》等,電視連續劇《射雕英雄傳》的主題曲及《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等流行歌曲也被搬上星海音樂廳的舞臺。”這種民樂音樂會大多是在傳統的農曆新年舉行,2014年的“民樂迎新春”有《名篇雅韻·千古風流———中國古典“四大名著”影視金曲新春音樂會》、《“笛奏龍吟水”音樂會》、《嶺南歡歌———民族管弦樂新作品音樂會》、《“花好月圓鬧元宵”———2014廣州新春音樂會》等。
  採寫:南都記者 張遠 許琨  (原標題:就算不懂交響樂也能感受音樂會的美)
創作者介紹

Stir

zn95znbtw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